原标题:【足球论文】《中国足球联赛体系建设的关键问题与优化路径》第三部分:我国足球联赛体系的优化路径(中乙扩大至东南西北4个分区)

联赛“扩军”是当前社会各界讨论的热点话题且受到众多质疑和反对,主要集中在职业足球当前较差的社会和市场环境不利于“扩军”、增加比赛数量的方式可以是调整赛制而不是一定要增加球队数量等方面。

归纳总结意见和建议,核心问题是组建俱乐部并参加赛事的成本问题。“金元足球”环境下,市场资本不理性的投资行为所引发的球员薪资过高等现象导致组建运营一个足球俱乐部成本高企,一个中冠联赛俱乐部年平均投入都超过了千万元,确实不利于中国足协联赛体系规模的扩大(足球报,2020)。

但是随着“金元足球”的消退、限薪政策的修订、俱乐部股权结构多元化混合制改革的推进等联赛内外部环境调整变化,以及政府部门强调对《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的进一步落实、首批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的确定等政策助推,扩大中国足协联赛体系规模有了契机。

根据中国足协的计划安排,2022赛季的中超联赛和中甲联赛均扩增至18个俱乐部参赛。在此基础上,研究建议未来中超联赛俱乐部扩增至20个、中甲联赛俱乐部扩增至22个、中乙联赛俱乐部扩增至64个、中冠联赛俱乐部扩增至80个,职业联赛、半职业联赛俱乐部总量扩增至186个。

扩增4级联赛俱乐部数量的依据除了上述的联赛内外部环境调整变化和政策助推的双重动力,还有如下两个方面:一方面在于地方政府逐渐重视足球在体育领域高质量发展中的作用。2021年,全国共有41个城市按照《体育总局关于开展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建设工作的指导意见》提交了申报材料,有9个城市获批为“十四五”期间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至2025年,计划建成16-18个足球发展重点城市;2022年,全国共有187个城市预报名了2022“体总杯”三大球城市联赛。

另一方面,有足够资源建立联赛俱乐部的潜力城市较多。当前我国大陆地区333个地级行政区(不包含直辖市)中仅有48个地级市拥有中超联赛或者中甲联赛或者中乙联赛俱乐部,部分2021年GDP排名靠前的城市还没有中国足协4级联赛的足球俱乐部,例如排名第12的宁波市、排名第15的长沙市、排名第18的佛山市、排名第23的福州市。而这些城市的足球群众基础又较为扎实,例如,2020年宁波晚报杯赛25场网络直播观看总人次数近30万;宁波电视台直播了10场甬超联赛,观众突破百万,网络直播点击率突破100万,宁波足球网公众号的战报浏览量累计超过100万。

由此可见,发展职业、半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潜力城市是比较多的。在扩大联赛体系规模的同时,还需考虑合理设计赛制安排。中超联赛、中甲联赛全国范围内主客场制的赛制安排经过多年实践,已经得到各方认可和共识形成。对于中乙联赛和中冠联赛,当其俱乐部扩增至64个和80个的时候,赛制就需要重新设计。

对此,研究建议:首先,中乙联赛由南区和北区2个分区扩大至东南西北4个分区,每个分区16个参赛俱乐部;中冠联赛由10个分区缩减至8个分区,每个分区10个参赛俱乐部。

设计依据一方面在于压缩俱乐部参赛成本。当前中乙联赛南北区的赛制安排对于部分俱乐部的参赛成本压力较大,例如丹东市与乌鲁木齐市相距3000公里以上,由此提升了中乙联赛丹东腾跃俱乐部与乌鲁木齐天山雪豹的主客场参赛成本。

中乙联赛由南区和北区2个分区扩大至东南西北4个分区后,大部分客场旅程可以使用当前我国快捷、发达且相对成本较低的高速公路和高铁系统,降低参赛成本。另一方面,同样是在我国高速公路和高铁系统日益发达的基础上,中冠联赛由10个分区缩减至8个分区并不会脱离3小时高铁圈,每个分区俱乐部的增多也有助于提升分区赛事数量。

其次,中乙联赛设立赛会制的季后赛,中冠联赛考虑选择设立赛会制的季后赛,季后赛的赛制安排有助于进一步提升俱乐部比赛数量,同时增强赛事的竞争性,赛会制的安排则是考虑到俱乐部参赛成本问题。

通过升降级制度衔接的职业、半职业联赛金字塔体系符合世界足球强国的通例。但是,随着联赛整体规模的扩大,中超联赛、中甲联赛、中乙联赛和中冠联赛需要重新构建合理稳定的升降级制度。对此,研究以中超联赛俱乐部20个、中甲联赛俱乐部22个、中乙联赛俱乐部64个、中冠联赛俱乐部80个为基准,借鉴英格兰、意大利、德国、法国、西班牙5个国家和地区的足球联赛升降级制度经验,设计中国足协4级职业联赛和半职业联赛的升降级制度(如图1)。

在此升降级制度当中,中国足协应当按照不同级别联赛做好俱乐部的准入制要求,学习英国和德国的经验,依据俱乐部相互之间的地理距离,与地方足协共同做好每个赛季中乙联赛和中冠联赛的分区工作。

对于中冠联赛如何与地区业余联赛衔接的问题。研究建议首先要做好44个省、市、自治区会员协会的业余联赛建设工作,也就是形成分级并升降级衔接的业余联赛体系,进一步活跃地方足球氛围,促进足球人口实质提升。

在此方面,深圳市的经验值得借鉴,深圳市当前已经建立了城市超级联赛、甲级联赛、乙级联赛三级联赛体系。三级赛事的发展极大活跃了深圳市足球氛围,单赛季赛事的网络平台播放量超过1800万,辐射人口超过50万,2018年至2020年新建社会足球场地361块。

其次,在省、市、自治区会员协会联赛体系建设逐渐完善的基础上,业余联赛与中冠联赛的衔接可以考虑既相互独立又有序连接的“双金字塔”体系,也就是职业联赛和半职业联赛、业余联赛各自构建独立的联赛金字塔体系,两套体系之间通过赛事成绩以及中国足协制定的联赛准入制规定进行衔接。“双金字塔”体系一方面给与了有意愿向职业足球发展的城市、俱乐部、投资人、球员建立一个向上的通道,并且助力于业余联赛竞技水平的提升和城市各类资源的投入。

另一方面,相对独立的“金字塔”体系业余联赛通过赛事规则、球队审核制度等方式,防止过多的职业、半职业球员、职业俱乐部关联队伍下沉至业余联赛,防止过多的球队为了升级中冠联赛而巨额投入,避免影响普通足球爱好者参与业余联赛的积极性。业余联赛应当以足球普及为开展最终目的,兼顾提升中国足球基层水平,有效平衡业余足球“普及推广”和职业足球、半职业足球“练级”之间的关系(图2)。

将升降级、周末主客场制省级重点高中组校园足球联赛作为解决我国青少年联赛队伍参赛数量较少和竞赛质量不高的重要抓手,其依据在于:

1、高中作为向下衔接初中、向上衔接高校的重要学龄阶段,省级重点高中对于学生、家长以及初中的影响力,由此构建成熟、具有影响力的省级重点高中校园足球联赛形成“指挥棒”效应,既可以通过学校对人才需求量的提升,向下传导去激活本地区初中甚至小学对校园足球活动的重视,也可以延续高中学生对足球运动的热爱和参与,从而破解当前小学升初中、初中升高中这两个中国足球青少年人才数量急剧减少的“断崖期”。

2、升降级制度既可以使竞技水平相近的学校球队处于同一组别,提升竞赛均衡性和激烈程度,使不同水平的学生能够享受到足球的乐趣,也可以激发各个学校发展足球的动力,促进学校对球员、教练等人才的招揽、培育和保障。

3、周末主客场制不仅通过解决“赛和练”、“学与训”问题,使更多的青少年球员通过赛事得到锻炼成长,还可以促使足球运动更为融入校园生活,丰富课余活动,潜移默化的培养更多的足球爱好者。

4、省级重点高中组校园足球联赛可以对接U13-U17年龄段的全国青少年男子足球超级联赛,改变全国赛现有的各省配额制参与方式,逐渐形成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的“金字塔”体系,扩大比赛数量、提升比赛质量以提升中国青少年球员水平。

1、依据教育部等七部门印发的《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八大体系建设行动计划》当中所提出的“推动各地建设城市内青少年统一的联赛体系。”省、市政府教育部门和体育部门出台明确规定对联赛进行规范并加大政策支持,与市场主体合作给予经费保障,确保联赛的有序开展。

2、以中国足协对于各级职业联赛、半职业联赛俱乐部准入制为基础,结合地方对于业余联赛俱乐部的审核要求、全国校园足球特色学校评估标准等,设计省级重点高中组校园足球联赛的参赛准入制。其中,场地质量、观众容纳数量等应作为重点指标。

3、分区制、主客场场双循环赛制的同时,提炼城市内部的“德比战”等重点比赛,引入传媒资源,包装校园足球明星,扩大省级重点高中组校园足球联赛在社会层面的影响力。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