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说】今年85岁的曹立熹爷爷在成都是一位远近闻名的“乒乓爷爷”。拥有70年球龄的他酷爱研究修补、制作乒乓球拍,并且于2011年和2015年分别发明了蹦床式竹编纤维乒乓球拍和梅花桩式乒乓球拍的制作方法,并因此获得两项国家发明专利。从刚开始的兴趣爱好到现在深入研究,在曹立熹手上修复好的乒乓球拍有近2000副。

近日,记者来到曹立熹和徒弟吴伟一起开办的乒乓球拍工作室。虽然已年过八旬,走路也要带拐杖,但曹爷爷每天都要到工作室看看新拍型,指导修复破损严重的球拍,忍不住还要上手打磨两下。谈及过往,曹爷爷说自己16岁就进入部队学习机械维修,多年历练下来他早已取得了“八级钳工”,再加上喜爱乒乓球运动,渐渐地他迷上了修复、制作乒乓球拍。

有了钳工机基础就是说,凭双手(和)简单一点的工具和机器帮助就会做很多东西。从修2000多(只乒乓球拍)中,我就学到了各种型号,各种品牌不同国家做的乒乓球(拍),它的规律和特点,它是一个(什么)走向的,所以对我的启发很多,从这个基础上我就萌发了自己修乒乓球(拍),自己做乒乓球(拍)的理念。

【解说】曹立熹的徒弟,也是技艺传承人吴伟告诉记者,在曹老师已获得过两项发明专利乒乓球拍个人专利中,梅花桩式底板既提高了球拍弹性,又在克重上做了减法,用最轻的巴沙木做成300个直径3-5毫米左右的小立柱,整齐规律地铺满球拍,做为底板重要的大芯。蹦床式竹编纤维乒乓球拍底板则是竹纤维代替碳纤维,作为球拍力材提供更好的韧性和轻量化,耐久度对标国外大牌,而且成本更低,更加环保。

(乒乓球拍)的重量减轻,弹性又能提升,这是一个比较矛盾的两个参数。但是师父经过很多年的研究,它是克服了这两个矛盾,用了中国古建筑的桩柱结构,立柱顶千金的这种原理。同样的材质在里面,因为这个结构的变化,(带来)轻而弹,而且容错率又高,里面又没有纤维,成本低,而且我们的价格也低得多,但是我们的享受的性能不比(国外产品)的差或者说更好,我们现在也不断地在改进、优化(球拍)的性能和结构。

【解说】吴伟与曹立熹因乒乓球结缘,已经跟随曹老师学习了7年多,现在负责工作室的日常,师徒二人闲暇时的交流都是在球桌上进行。曹老师身上的工匠精神一直让吴伟敬佩不已,没有制作球拍的设备就自己造,没有打磨的工具型号就自己做。对于有网友讨论球拍是该机械制作还是手工制作,吴伟提出了他的看法。

工匠精神要贯穿整个底板的维修制作过程,那机器设备它只是一个辅助的工具而已,但是我们要把机器设备,它的精度效率充分地贯穿进来,很多机器它做不了的地方,(比如)不同年龄的人,他的手型的大小不一样,而且他的打法特点不一样,对底板重量厚度的要求不一样,包括贴胶皮的这些厚度要求不一样,我们都要去做个性化的优化和调整,这个过程完全需要我们用心、细心、认真手工去弄,才能做到一只精品底板出来。

【解说】多年来,曹立熹为国内外多名乒乓球名将修过球拍。前不久,工作室还为备战成都世乒赛团体赛的国乒队员提供了球拍砂纸等专业材料。对于全世界的乒坛选手汇聚成都,曹立熹嘴上说不完的开心。

希望我们国乒男女选手取得好成绩,在我们成都来打(比赛),肯定今后要影响一批人更加热爱打乒乓球。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