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乒乓球是我自幼最喜爱的运动,至今虽已届垂暮之年,但兴趣依然不减,每周坚持两次到香港公园体育馆与一群兴趣相投的朋友打球,风雨不改,除非受疫情威胁,体育馆关门。这项有益身心的活动,给我的生活增添乐趣,可谓魅力没法挡。

我对打乒乓球兴趣那麼大,是过去几十年来各种因素促成的,当中蕴含一股爱国情怀。最记得,一九五九年春天,在香港出生和成长的容国团,在联邦德国多特蒙举行的第二十五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中,以三比一力克曾经九次获得世界冠军的匈牙利名将西多,为中国夺得世界体育比赛第一个世界冠军。这个喜讯令曾在体育方面积弱的中国举国欢腾,香港市民同样感到兴奋雀跃。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中国大地掀起了前所未有的乒乓热,到处都见到正规的和土造的乒乓球桌,一时间出现了五千万人挥拍上阵的热闹场面,因而乒乓好手人才辈出,并奠定了其后几十年中国的乒乓王国地位。

一九年六月,当时的世界冠军中国队莅临香江,在九龙伊馆(即现时的麦花臣场馆)表演,掀起了一片扑票潮,我有幸扑到门票成为座上客。那天看到多位我的偶像包括莊则栋、李富荣、徐寅生、张燮林、梁丽珍等的精湛球技,兴奋之情难於言表,而全场座无虚设的伊馆掌声不绝,欢声雷动,尤其有“魔术手”之称的张燮林变化多端的削球令球迷大开眼界,娱乐性最为丰富。

也记得,一九七一年参加名古屋世乒赛荣获四项锦标的中国队,应香港乒乓球总会之邀请,於四月和五月分两批访港。各场门票在三个多小时内全部售罄,两千余人轮候购票而不果,香港市民对中国乒乓球队如何热爱可见一斑。

有一天,国家队拜访愉园体育会,当时在《新晚报》当记者的我,接到“柯打”採访这宗新闻,我不禁满怀高兴,心想可近距离见到多位偶像,机会难得,除了想与他们合照之外,我还拿出平时用惯的球板,再到附近书店买了一支箱头笔,一切準备妥当,打算请所有在场的球手在球板背面签上名字,以作留念。在现场採访,看到徐寅生、莊则栋、李富荣、张燮林等人,喜不自胜,完成了工作后,争着与他们合照,并递上球板和箱头笔,他们都热情在板背上为我签名了。我拿着这块签满乒乓名将名字的球板回到报馆,向同事们展示,他们都感到羨慕。可是,我想不到,过了一段日子,球板上的名字受到汗水所湿逐渐融化,字迹变得模糊不清,这令我颇感遗憾,原来我设想不周,箱头笔的墨汁是分油质和水质两种,我该买不易褪色的油质笔,但却错买了水质笔,以至造成不可弥补的缺憾,至今仍然耿耿於怀。

每周两天与球友切磋球技,我视之为欢乐日,因为场馆裏欢笑声不断。有乒乓球教练归纳打乓乓球有十大好处,包括它是一种体力与脑力结合的全身运动,是最好的锻炼身体方式,可令身手灵活,反应敏捷,运动量可控,可以减缓衰老,预防老年痴呆,尤其适合长者。还有就是场地要求简单,不受天气影响。打乒乓球需有对手,因此它是结交朋友、扩大生活圈子的良好方式,等等。

我切身体会到,打乒乓球确有以上的好处。近十多年来,我一直没有中断打乒乓球。近年体力虽有所下降,但整体尚算保持健康,当然这并非单一算是打乒乓球之功,也需要在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等方面加以配合。

我与球友都知道,乒乓球要想打得好,不仅要基本技术好,还要脑筋灵活,眼睛锐利,每一个球都要衡量怎麼打和怎麼接才是最好,这就要凭经验和判断力。打球还要不断地观察对手的站位,分析对手的球路、特长和漏洞,变化打球的动作,把球打到对方最难接的落点,这都要在最短的时间裏作出应对。所以有人说,打乒乓球是“聪明人的运动”,一点也不假。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